相关文章

推荐!【2011.4-广州】垃圾焚烧的利益链条仍有待厘清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这次有个意外是顺德区对备选地址提出不同意见,当年番禺也曾抗议顺德将垃圾焚烧厂设在边界附近。两次都是反对一方赢了,可见决策还是有弹性的,可惜这弹性多半在政府内部。政府部门面向社会时,总是习惯以一副扑克牌脸应付民间各种情绪。顺德取政府的反应以及番禺的回应,至少说明反对垃圾焚烧厂的不再只是平民,连政府部门也有按捺不住的时候。

政府官员渎职懒政见怪不怪了,番禺区政府偏偏迎难而上,韧劲十足,难免让人浮想联翩。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垃圾处理费补贴和上网电价收入是垃圾发电厂成本补偿和利润的主要来源。按每年6亿元补贴估算,广日集团特许经营25年的广州垃圾发电项目,总共可获得150亿元补贴。此外,国家为扶持再生能源项目,除保证所发电力全部收购上网外,每度电还补贴0.25元,同时免征增值税、减免所得税,按现值估算25年共可获得347亿元收入。广日集团从垃圾焚烧和售卖电力两项合计可获500亿元收益。

对于这笔价值500亿元,而且涉及公共利益的大买卖,广日集团却几乎从未做过公开回应。众所周知,广日集团的主业是电梯,电梯生产与垃圾焚烧之间跨度极大。广日集团得享垃圾焚烧专营权的地位是如何获得的?无论作为委托方的政府,还是作为承办方的广日集团,都应该给公众一个解释才合理。而与广日集团合作经营垃圾焚烧项目的广州立信企业公司则更加神秘,它的老板和股东是些何方神圣?没有媒体调查,也未见其自曝。广州立信企业投资横跨数十个行业,但是它起家的电信计费系统在电信行业只有一家客户,这一特异现象很难让人相信它是以其技术优势成长起来的企业。

避免与不明不白的企业发生不清不楚的巨额利益关系,这是正常的为官之道,就像市民买楼会小心避开垃圾焚烧厂一样。政府原本完全让有意承办的企业出来应对公众质疑,将自己提升到仲裁者的地位。由于官员怕承担责任,其渎职往往比贪污腐败更让企业家头疼,但是在垃圾焚烧厂这件事上,政府部门甘心为企业,为民营企业充当挡箭牌,总让人觉得蹊跷。假如最终垃圾焚烧厂一定要上的话,也应该将其中的利益链条交待清楚。

顺德番禺对垃圾焚烧唯恐避之不及,说明政府和市民一样认可垃圾焚烧存在显著的负外部性。这种负外部性的产业,却享用国家财政补贴,国家财政收入又来自国民的纳税和消费,所以补贴垃圾焚烧等于市民花钱买罪受。与此相反,垃圾分类有强烈正外部性的作用,环卫部门得享资源回收的收益,市民免受垃圾焚烧的污染,政府则减少垃圾处理方面的财政开支,一举多得。

无论如何,补贴垃圾焚烧都不如补贴垃圾分类更合情合理,关键在于补贴垃圾焚烧发电是国家行为,所以欲纠正地方政府对垃圾焚烧的畸高热情,急需各级政府一道理顺被政策扭曲的利益链条。